空影

一个不会写文不会画画,但正在努力练习争取点亮技能树的,看到喜欢的文会忍不住写长评但经常会词穷的渣渣

@千琪太太第四十一夜的评论

说好这周写完评论的,结果又因为奇奇怪怪的原因没完成(T_T)

我果然是立了flag就秒被打脸呢_(:з」∠)_

啊,我下周......算啦,别立flag了,赶紧的写吧你(╬ ̄皿 ̄)=


    好的,正式开始:


    第四十一夜,第一个想感叹的就是——老爷子真是辛苦您了!!!山治当初为了防自家船长偷吃,从老鼠夹到带锁冰箱,设备换了千万,终究还是拦不住。路飞这家伙从来认为治病只要大吃一顿,再多睡几天就好了,殊不知在不同的情况下,有的东西吃了真的不利于恢复。更何况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比以前,鬼门关前走一回,该出手时就出手哇(画风错了错了,赶紧回来)还有严重的心脏病、耳膜穿孔......崽,咱打个商量,咱们吃之前考虑一下咱能不能吃呗?算了,你压根不会听,还是周围的人稍微多操操心吧┐(‘~`;)┌ 

 

    说起来,路飞有些为了追求目的,而不太在乎自己的性命的倾向。在克比面前,路飞就说过“因为我决定要去做了,所以就算为此丢了性命也在所不惜。”的话;为了救娜美,路飞赤手赤脚的爬上五千米的“山”;为了保护伙伴,路飞开发出了二档,在他的身体没能适应之前,二档消耗的是他的生命力;为了救艾斯,他在明知自己的身体已经处于崩溃状态,请求伊万给他打“亢奋激素”,即使代价是十年寿命也在所不惜.........

 

    路飞真的很珍视自己的伙伴,也为自己的伙伴付出了很多,虽然他“绝口不提”。但有时候也希望为他自己的伙伴,可以更珍惜自己一些,毕竟你“不再是一个人了”,受伤了,会有很多人心疼难过。每次看着路飞战斗受伤时,都会一阵阵的难过(莫名成为了妈粉)总有一种“希望你历尽千辛而强大,却也希望你如昔日少年般单纯”的矛盾心理。希望路飞可以“为了”他的伙伴们“保护”好他自己!

 

    老爷子作为一个面馆老板,身上有很多有意思的地方。明明是医者,医疗箱却放在杂物室中落灰,并不在意这些对于其他一般医者来说十分重要的“武器”。明明是一名医者,或许并没有出过海,也可能出过海,但出手精准且快。路飞作为橡胶人,对于钝击的承受力应该叫其他人更高一些,却被老爷子打的浑身酸痛。还是用各种瓜子、鱼、羊腿啥的。


    以及路飞起来被一圈人轮着把脉,莫名有着一种围观珍奇动物的错觉哈哈哈哈哈。换个角度角度看,像是一圈权威科学家围着一只本来应该“死去”但仍然活蹦乱跳的小白鼠啧啧称奇,然后这只“小白鼠”一点都不害怕,还在台子上不断捞东西塞满自己的嘴巴,一边吃的鼓鼓朗朗,一边一脸懵逼的听着科学大佬们讨论,在被说生命力太强不是“鼠”的时候还生一下气。画面感真的不要太强哈哈哈哈哈(我绝对没有说路飞的意思,表打我,顶锅溜走


    emmm,娜美生气说这样的话,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之前的那个“路飞”吧?不想坚持下去,只想“死”了解脱,不是路飞的那个“路飞”吧?前面也提到希望路飞能爱惜自己,草帽一伙这么生气,就是因为自家的船长不爱惜自己吧?仗着自己的恢复力好,以及自家的船医厉害就“或作非为”......可这些都不是不爱惜自己的理由,信任船员的能力这一点,不会再有哪个海贼团能体现的比草帽一伙更好了。但如果可以,草帽一伙更希望的是自家船长能快快乐乐且健康地做那最自由的海贼王吧?希望这一次全员的生气能给路飞一点记性吧——崽,“持宠而娇”要不得啊~



    

关于“离别”

    ta一生中好似见证了许多离别,又好似什么也未能见证。只是,每当盛大的喧嚣之后,ta站在原地,望着那些逐渐远去的人的背影。夜幕之下,灯影之中,每个人的背影都染上了不同的色彩,只有ta,是未知的虚白,一动不动。


    那些人有的走了,又回来了;有的走了,便一去不回,茫茫人海中,找不到一丝相熟的影子。灰色的时间沉默地向前行走着,似乎唯有记忆中,那不同色彩的离别背影才是那些人存在着的唯一证明。


    “离别”为何?何为“离别”?ta只在冥冥中有着些微的感应,就在那些人走入绚烂光影之时,忽的明白那些个背影,以后,正慢慢的远去、消散,再也不会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之中。他们将融入那片斑驳色彩,拦不住,也,无法拦。


    只是如此。


    


    

好的嘞,今天立下一个flag

从今晚开始早!睡!早!起!

然后,认真听课,认真完成作业!

最重要的是,这个星期内,把评论全部补上!!!!

致敬英雄,英灵不熄

给@千琪太太《光芒》第三十九夜、四十夜的评论


时隔好几天的我又来啦!!!

由于最近其他因素,一直没能继续写评论,对不起(土下座)!!((;¬_¬)其实就是你拖延症犯了吧 ?)

这次的可能会跳着写,之前对于人物的分析比较多,再说可能会让人“腻”了吧?


    路飞四皇级别的任性果然是船员给宠出来的呢┐(´∇`)┌  。为了不让船长再被鱼刺卡到,山治真是辛苦了!毕竟挑鱼刺真的超级麻烦,我每回吃鱼一定自己默默挑鱼刺,不然,不挑就绝对会被卡到。后面还给路飞烤去骨的鱼柳,真的是实名羡慕了。在吃这一方面,山治可谓“有求必应”。


    草帽一伙有多宠自家的船长也就不必说了,有时候觉着,路飞敢这样子任性,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绝对信任着自己的伙伴吧。


    看到草帽一伙来到一座刚刚废弃的小岛上时,以为是让在海里航行许久的一船休息一下。毕竟荒废的岛上应该没什么人,路飞也不用战斗,可以好好玩玩,一船人放松一下心情。


    然而,我太天真了。荒废的岛上的机械会有人维修护理吗?没有啊!所以机械就可能会存在着一些隐患啊!娜美注意到的海流异常,果然不是白注意到的啊!以及果然,路飞就不可能“安分”,不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总是会卷入什么麻烦里面。


    而这次摩托故障,同时外有能把人绞成碎片的涡流,虽然看了后文明白路飞还活着。但草帽一伙不清楚啊。特别是路飞才从死神那里被抢回来,身体和实力都还没能完全恢复过来,船上的药田失收,路飞还是恶魔果实的能力者,一旦被卷入海中,面对能把人绞成碎片的涡流,他将毫无自救以及自我保护的能力。还有之前在三十四夜中提到了路飞的心脏病,即使路飞被海水冲上什么岛,他的身体条件也不允许他做任何的战斗。一旦碰上其他的什么海贼亦或是海军,路飞将会成为一块粘板上的鱼——任人拿捏。


    总而言之,在这些条件下,路飞不论碰到哪种情况,都十分危险。而对于草帽一伙,路飞的再度出事将会造成极为严重的打击。路飞就是草帽一伙的“太阳”与航标。在海上航行的船只,要是没要航标,最终大概只会走向灭亡吧?


    失而复得的喜悦,是没有任何令人高兴的事能比得上的;而复得后却又面临着再一次的失去,这种绝望与窒息,足以让一个心性坚定的人癫狂。


    就好像原本一直行走在黑暗中的人见到了太阳,却在只稍稍感受了丝微的温暖后,又一次的坠入无尽深渊。这种感觉大概和路飞当时救出艾斯,艾斯最终却又死在了他面前的感觉差不多吧。二者的差别大概就在于路飞或许还有活着的可能,而艾斯,永眠不醒。


    幸好那辆海上摩托的质量足够好,带着路飞穿行到了另一座岛屿。


    莫名感觉老爷子有那么一丝丝的可爱,嘴硬心软,嘴上嫌弃着,身体还是拖着路飞进了面馆,并与老婆婆一同给路飞做了急救(虽然本人嘴上并不愿意)。在写对待路飞像是对待一只流浪猫时,大概在粗鲁中透露着一丝丝的温柔。毕竟对待“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动物,人们多少都会有些心软。还会坏心眼的想路飞会不会喊疼哈哈哈哈。


    再看老爷子在路飞昏睡时的表现,老爷子真的可爱,但是也心思缜密。会心疼“小只”、重伤且重病的路飞;也会从路飞的一些小细节中推断出路飞的身份、身边之前有人照顾,而且照顾的很不错。会生气不能朝路飞发,憋着一口气又不爽,大清早上吼一波,果然神清气爽!看老爷子的诊断,老爷子的医术很高明,但医疗箱去放在杂物室许久未动用。


    不愧是路飞,除了海贼王、自由、伙伴以外,最重要的大概就是吃了,当初在阿拉巴斯坦,睡了三天,一下就算出自己错过了15顿饭,还是以一天五顿算的。后来在水之都,为了不错过吃饭,还自主研发出了一边吃一边睡的技能,梦里面吧唧嘴是真的可爱。


    不过真要说起来,路飞似乎极少喊疼。除了被爷爷“爱的铁拳”打、第一次与敦克里克首领打的时候,他后面好像再也没有喊过疼了(除了撒娇的时候),可能大概是觉得喊疼并不能带来什么实际的“作用”吧?除了能让敌人更嚣张外。


     路飞醒了在床上抱着被子蹦两下是像蹦床一样的蹦,还是我想的像鱼打挺一样的蹦(住嘴,什么奇怪的想象);以及看着滚来滚去的路飞,我想卷寿司。真的,就是先把被子铺平、铺整齐,接着,让我们扒拉出一只路飞,把这只路飞放在被子的一头,然后,从这一头慢慢地卷吧卷吧,卷到被子的最末端。好的,路飞寿司卷卷好了!(乱七八糟的什么鬼)

    

    看到路飞自我推销打杂的时候,有些心情复杂。老爷子,祝您家的锅碗瓢盆一路走好!毕竟路飞在哲夫老板那时就是在厨房烧菜,会把客人的菜吃了;洗碗洗碟子,一洗一个碎;送给客人的菜,百分之六七十会以他帮忙尝味的理由给吃光;送菜送到一半,会跟客人坐在一起吃饭......


    辛苦您了,老板!

 

    好的,现在草帽一伙风评被害!还是被自家船长给迫害的。

     凶神恶煞航海士                娜美:............

     不给吃饭凶厨师                山治:............

      喂他苦药坏船医               乔巴:............

      一无所用小杂役               路飞:我超级惨呜呜呜呜!!!

     

     崽,你这么说自家船员真的不怕事后被打吗?虽然他们大概率会因为你伤还没好,不会动手。但你应该不会忘了当时成为奥兹被暴打的记忆吧?哦,好吧,你不记得,但是你的船员们估计记忆深刻,毕竟难得可以暴打船长,而且船长还大概率不知道。



     

王者有暇是为玉,然瑕不掩瑜

给@千琪太太《光芒》第三十八夜的评论

啰啰嗦嗦、没啥逻辑的我又来了

emmm,万万没想到还会被人催更

这一块由于对基德比较犹豫,翻了老久的漫画,所以慢了不少,我错了(土下座)


    基德,我对他的初印象大概就是,哇塞,这哥们简直独树一帜啊!这一船的画风真的是独树一帜!船长死亡色口红,船副蒙面面具,长金发,船员各种朋克金属风。他们一船可以收拾收拾成为乐队出道了!摇滚,rock!!!


    咳,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正经来讲,最开始基德出场,最开始好像是在夏奇的科普里面。路飞赏金高,是因为他刚了鱼人阿龙、前七武海沙·克洛克达尔、七武海莫利亚,大闹司法岛......

    

    而基德是因为杀了很多的百姓。路飞当时的悬赏令为3亿整,而基德当时的悬赏金比路飞要高出一千五百万,在这一点上,基德的暴虐可见一斑。同时这一点,在两年后,好像是基德看见罗路同盟的消息时(这里翻了半天我都没找到漫画,但应该是有的,要么就是在两年后的哪个节点上),他的背后是下着滂沱大雨的森林,他坐在帐篷里,而帐篷外不远,是被绑在架子上伤痕累累的海贼。那些海贼希望能活着回到“乐园”,似乎并没有招惹基德,但最后仍然被基德“埋葬”在了那个岛屿。


    在“围观”拍卖时,基德说:“比起利欲熏心的权力者,世上的恶棍要人道多了。正因为人渣支配着世界,所以才会生出更多人渣,这点道理你都不明白吗?”这里挺讽刺的,也很现实。可以说基德并非完全暴虐“无脑”之人,他很清晰的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着怎样令人恶心、甚至是肮脏到令人呕吐的黑暗存在。但他并不点破,他只是嘲弄地看着这一切,有着一种看着戏台上的小丑的心态。


    基德也有着十分庞大的野心,他也想找到ONE PIECE,成为海上的王者。这一点在路飞说出他会找到ONE PIECE后,基德的反应以及他问基拉的话可以看出。但他的王者,与路飞最自由的海贼王不同。基德的“海贼王”给我更多倾向于“支配”且要令人恐惧的存在。要说的话,感觉基德和巴雷特有些相似,认可强者,但不会认可“弱小”之人作为他的伙伴。说实力、说心性、说能力,他确实都不差于路飞,它的果实能力的攻击性可能要更强一些,但他的气量终究是没有路飞大。所以他终究会差路飞一些。这样的状态大概就像两个实力不分伯仲的强者,再一次对决中,两者只差了一丝,但这一丝却成为划分两个天壤之别的“阶级”的决定性因素,甚至这一丝因素可能在他人看来“毫不起眼”,但就是这样的原因,更会让输掉的人,哪怕是个极度冷静的人抓狂至极。更何况是基德这样的性格?


    基拉的话超级认同!!!并非是那个位置的人就一定会具有这样的能力,而是具有这样能力的人方能为王!基拉简直就是基德的“一根弦”,他会站在理智的角度去和基德分析,去稳住基德的情绪。让基德不至于因为太过暴躁而失去“民心”。基德确实有实力,但太过暴躁的性格很容易让他在部下心理只留下恐惧的威信,而没有信任。


    个人认为最好的团队大概是首领在部下心中威信与信任并存,像草帽一伙,他们所有人都坚定地相信路飞会成为海贼王!不带丝毫的怀疑!


    他们认可路飞的实力、品性,尊重路飞的决定。虽说路飞总会有着出乎人意料,但可能又在草帽一伙的意料之中的决定,他们会给与建议,但并不会干涉他的决定。比如总是往着指针晃的最狠的方向去,娜美与乌索普总会说不要给路飞看到,但一旦路飞下定决心,只会叹口气,然后开始准备航行。娜美问其他人“你们以为这艘船的航海士是谁?”的时候霸气爆了!还有路飞决定拉布鲁克入伙时,索隆“训”娜美和山治“你们两是个干什么用的?不就是为了让你们去阻止路飞的荒唐行为(把什么奇奇怪怪的拉入伙啊)吗?”,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接受了。后期祭奠时还对布鲁克说“那你还真够倒霉的,我们这伙人净会惹麻烦!”


     路飞在他不擅长的地方会求助于他的船员,而同样的,在遇到困难时,他们也会向路飞“求助”。娜美说“路飞,帮帮我!”罗宾说:“我想活下去!带着我一起,去海上吧!”山治的“我......真的很想回阳光号啊!!!”这是对于船长的信任,是对于路飞的信任,当他们走投无路时,他们的船长会不顾一切困难,不论是鱼人、是世界政府(世界的黑暗面)、还是四皇,他们的船长就是他们的“后盾”!绝不会因为什么而“抛弃”他们。


    在海贼的世界,为了自身的利益安危,为了财富等外界原因,抛弃自己的船员亦或自相残杀的不胜枚数。如果一个团队中,成员对于首领只有恐惧、畏惧,不存在“信任”,那么当成员遇到问题抑或困难时,他们绝不会想到求助于自己的首领,因为明白可能得不到回应,甚至有可能会更惨。那么,在面临困难时,他们可能会选择逃脱亦或被判来报劝自己。长此以往,即使这个团队的首领有着绝对的实力,他也只会成为一个光杆司令。这样的人即便成王,也绝无半个“子民”。


    霍金斯,人称“霍半仙”,不愧是你!一卦占卜知天下!期待随着新闻鸟把消息带给世界各地的反应!这样平静的早晨,不知会在何时掀起轩然大波呢?可以说是超级期待了!


    平静的海面将再次掀起波澜!

    


今天萨博生日鸭,萨博生日快乐鸭!!!!

是给@千琪太太《光芒》的第三十七夜的评论


唠唠叨叨的我又来了(~ ̄▽ ̄)~ 

最近网课有点多,就没能跟着写评论,给太太道歉( ̄  ̄)σ…(__)ノ|壁反省

太太真的是神仙作者!!!


以及感谢各位看我评论的亲亲们,希望有啥想法可以在评论一起交流(* ̄︶ ̄)


好的嘞,下面是评论正文:


  最开始的“全世界都知道草帽海贼团是一群疯子,他们脑回路大概和正常人不一样”。看到这一句我莫名其妙,一下子就笑了,就很奇怪,但是是发自内心的、超开心的那种。个人觉得草帽一伙与其说是疯子,脑回路不同于常人,倒不如说他们只不过是遵循着自己心中的、以及自己船长的想法。毕竟真正脑回路神奇的,是他们的船长。(感觉路飞与其说是脑回路不同于常人,倒不如说他“不绕弯子”,直击重点)


    在这样很多人认为all blue不过是个传说的世界里,有哪位厨师会说出要找到all blue的话,不惧他人笑话?

    在这样复杂的环境条件与海流千变万化的世界里,有哪位航海士敢说要画尽世界上所有岛屿与海洋的图纸?

    在这样海贼横行、危险无处不在的世界里,有哪个“胆小的普通人”会说要做海上的战士、狙击王,将自己的无数谎言一一变为现实?

    在这样人们说着不可能有“万能药”的世界,有哪位医生敢说要做出、并想要自己成为“万能药”?

    在这样黑暗的、被白痴天龙人统治的、奥哈啦被毁灭的世界,有哪位历史学家敢真正面对那些数不尽的黑暗,去探寻历史的真相?

    在这样木质船航行的世界,哪位船工敢放言做的船可以承载所有船员的梦想,同时自己也要见证它航行到“最后”?

    在这样危险的、前途一切未知的世界,有哪位万众瞩目的音乐家会舍弃一切重新去做海贼?会与鲸鱼约定再见?

    在这样对梦想嘲讽以待的世界?又有谁敢直接放言要做世界第一大剑豪?要找到ONE PIECE,成为最自由的海贼王?


    草帽一伙,他们本就是为了梦想而生、而疯狂的“亡命徒”。他们每个人都心怀着对于他人而言,可谓疯狂,可谓荒谬,甚至可谓意想天开的梦想。


    草帽一伙中,最为疯狂,脑回路最与众不同的,应该是他们的船长路飞。

  

    有哪个“正常人”会在只有几岁时说“我要成为世界上最自由的海贼王”?如此遥远却不切实际的梦想,就因为他自己想去做,所以就去做,哪怕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有哪个“正常人”,会说“世界第一大剑豪?很好啊,海贼王的伙伴的程度必须得这样优秀”?如此狂妄却又如此霸气!

    有哪个“正常人”,会接纳“背叛过自己的小偷”,还坚定不移的让她成为自己的航海士?

    有哪个“正常人”,会邀请一个“胆小的”、“喜欢说大话与撒谎”的“普通人”作为船上的狙击手?

    有哪个“正常人”,会邀请一个“好色狂”来做自己的厨师?

    有哪个“正常人”,会让一个被外界称为“怪物”、有着蓝色鼻子的、会说话的驯鹿作为船医?

    有哪个“正常人”,会接纳一个变态,还是以被称为“变态”的变态为船工?

    有哪个“正常人”,仅仅只是为了自己船上的一名船员,就敢向世界政府宣战且毫不畏惧?

   又有哪个“正常人”,会邀请一具骷髅成为自己船上的音乐家?

  

    路飞生而疯狂,却常怀赤子之心;他不想成为“英雄”,只想自己“吃肉”,却亦有如海般的胸怀;他脑回路总是跳跃着的,却总能直击要点......

    路飞活的如赤子般洒脱自由,也如年暮智者般通透清醒。


    有一说一,草帽一伙的其他人如果是一群疯子,一群脑回路与常人不同的人,大概也是船长先生带的头吧?毕竟吧,船长就是一位任性级别达到四皇、拥有神奇脑回路的“疯子”。(某不愿透露姓名的特拉先生吐槽:都是你们这群船员惯出来的吧?!)


    下面几段关于草帽团大扫除的描写,立马联想到一幅封面,真的是可爱又有趣。就是上面那个图片,我本来想弄到文章里的,然而,我不会弄,求方法!!!!


     咳咳嗯,回来回来。太太写海军不可能没有战损这里,真的很真实,不论在现实还是《海贼王》的世界中,不可能没有牺牲,也不可能没有“分别”。

   

    后面,对于海军舰队舰船的损失,以及斯摩格对于祭祀之岛的分析,都从侧面证明了路飞虽然还在养伤,但实力的基础还是在这里的。他的实力衬得上他的赏金,他也绝不是什么小角色能够打败的人。在原本的剧情中,也有人评价两年后的路飞,从顶上战争的连一朵水花都溅不起来的小石子,变为了事件旋涡的中心。


     而草帽海贼团和黑胡子起冲突,或许在见惯了海贼之间冲突的海军来说,可能真的只是万千海贼团体冲突中的一朵小浪花。只不过二者的身份,使得这朵小浪花显得比较特别。


     但认真来说,这场冲突直接与间接地牵扯到了太多的人,除了草帽一伙以及草帽大海贼团,还涉及到革命军的一二把手、海军英雄卡普、冥王雷利、沙之国阿拉巴斯坦、鱼人的王国鱼人岛、红发海贼团、白团剩下的那些人们、佐乌岛上的毛皮族们等等。他们都或多或少的与路飞,与草帽海贼团产生过或多或少的联系,受到过路飞的影响。


    就像鹰眼说的,路飞的强大在于他能让身边的人都变成他的伙伴的能力。罗宾也说过“我们的船长值得别人为他赌上性命”如果说,路飞和黑胡子的冲突是一个火星,那么这些或多或少与路飞产生过联系的人们,大概就是后续事件的“导火索”或者成为“炸弹”本身。(这里的思路有些乱,希望我能表达出我所想表达的)


    看到下面斯摩格说建议先杀了索隆时,简直想要高呼索大威武!其实想杀路飞前,要先解决索隆这个事,其实在幽灵岛,就有了很明确的感官了。熊说要路飞一人的命后,可以不要其他人的性命,所有人都是干脆利落的拒绝了!不得不说,草帽团真的太好了!而后面,索大更是提出用自己的命去换路飞的命,说出了“如果连船长都保护不好,我的野心又从何谈起”(帅到掉渣啊索大!)

 

    而索隆在从熊那里,了解到路飞每次战斗中到底承受了什么后,变强的心更加急切了吧?就像乌索普在司法岛上说的,他原以为只要在路飞身边看着,路飞就会自然而然地成为海贼王。但是他错了,路飞也有战胜不了的敌人,路飞也有着不擅长的事,所以他也要变强,从而成为支撑路飞梦想的力量。(就像路飞支持他们一样)


    索隆也很清楚,路飞有太多的不擅长的事,比如欺骗、比如不擅长应付斩击。所以他不断地要求自己变强,强到可以让路飞在与敌方首领对战时,不必操心“身后”。索隆就是路飞最大的“信心”,是草帽团的“定海神针”,也是除船长以外,对外界最大的威慑。(毕竟那啥,路飞实在没有一张恶人脸,很多时候很难让人相信他是一个赏金十五亿的“凶残”海贼;而索隆,从最开始被称为魔兽,虽然他自己不太承认;但是到了是新世界之后,更是说过“你见过保证绝对不咬人的猛兽吗?”的话的男人啊!)


    同时,个人觉得,这样的心思,草帽团其他成员应该都有的,因为路飞“需要”他们。为了助路飞成为海贼王,索隆向鹰眼下跪,为了学习剑术变得更强;因为路飞要成为海贼王,娜美说自己决不能只是个平平的航海士;为了路飞能够成为海贼王,乌索普发誓他一定会成为真正的狙击王;为了看着路飞成为海贼王,所以山治决定踏入“地狱”,为了给自己的船长最好的支援;如果能为路飞尽一份力,乔巴说就算成为真正的怪物也愿意;为了路飞,罗宾第一次诞生了为一个人变强的想法;为了见证路飞的成王,弗兰奇决心掌握更加精密的技术。草帽团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成为团队的弱点。他们彼此支持,互相信任,他们一伙真的太好了!

    

    下面写道斯摩格,说通知卡普中将的话,一部分是因为明白现在的草帽一伙,不是现在这些海兵能够对付的,他不会为了军功,就让自己底下的士兵去送死,还有一部分大概是为了让卡普能高兴一下。斯摩格真的是一个看着粗旷,但实际很会注意细节的人。


    卡普中将,他是路飞他们三兄弟的爷爷,但他也是海军的“英雄”。他背后披风上的“正义”二字,是他最为沉重的负担,对于两个孙子是海贼,儿子和另一个孙子是革命军的角度而言。他是海军的脊梁,是海军精神的支柱之一。


    顶上战争的时候,他问艾斯为什么不听他的话,为什么不做一个海军;在艾斯和路飞的幼年,他一次又一次强调着要他们做海军,这些都透露着他作为一位爷爷,希望自己的儿孙能够活下来的愿望。

    

    卡普训练路飞,让路飞成为一名出色的海军,一部分是因为“望子成龙”,一部分一因为他明白,在这个世界,没有实力的人太容易失去性命 。最后,还有一部分大概是因为所谓可笑的“血统论”,就像艾斯,就因为他是海贼王的儿子,所以“他必定性格恶劣、生性凶残,即使现在没有犯事,但以后他一定会造成极为恶劣的事件”,因而必须要杀掉他,终结这“恶魔的血统”。这种理论可笑至极,但“无法”去改变。


    卡普什么都没说,但却迅速的老去,成为真正垂垂老矣的老年人,不在大笑。他大抵是真的心死了,七十多高龄,却两度白发人送黑发人,哀莫大于心死。因为他的孙子是海贼,所以他什么都不能说;因为需要他这个海军的“英雄”,所以他什么都不能做。


    卡普背后的“正义”是他的荣耀,是他的坚持,他的担当,亦是他的枷锁。


    作为海军的“英雄”,他不能放任“海贼”艾斯“活下去”,他不能去救自己的孙子,即使他在自己的面前被杀死,而另一个小孙子当场精神崩溃,被人重伤,他也不能报复,不能“失控”,因为“英雄”不能坍塌。“英雄”一旦坍塌,造成的影响将不可估量,海军的威信将会被削减,海贼的猖狂将会导致更多普通民众的“流离失所”。


    卡普真的背负的太多了。他既是一个失格的爷爷,又是一名合格的爷爷。他终究还是尊重了自己儿孙的选择,他交给他们本事,让他们不至于在这个残酷的世界无法生存;他给予他们思想,但并不去给他们定性,当艾斯问他“我的出生真的是件好事吗?”他回答“这得要你自己去在在这个世界上走一遭”(大致意思应该是这个,我找漫画没找到,不记得具体在哪一画了,惭愧);即使孙子选择当海贼,他依旧为自己家的孩子感到自豪,甚至在路飞惹事后会哈哈哈大笑,说不愧是我的孙子......


    记得有一幕,他背着睡着的路飞,走在丛林间,絮絮叨叨着说着“路飞你饿了吧?海军的食堂给我们准备了很好吃的大餐哦......”,阳光透过叶子间的缝隙,轻轻地洒在爷孙两人身上。那时候,路飞和卡普大概就是天底下所有爷孙都有的样子吧?拉普终究是一个别扭的爷爷,奉行棍棒教育,把路飞扔到夜晚的森林,丢下万丈深渊,系上气球放飞,做了许多可谓神奇的事情(路飞真的活得挺不容易的哈哈哈),然后说爷爷我也想享受一下天伦之乐啊!


    明明一把年纪了,却还是孩子气的很,折腾起手底下的士兵,可谓恶劣(比如克比),为了显得帅气,不走门,非要别人的墙打坏;明明是中将,但好讲话得很,底下的士兵说要他一起修墙,他也就好好地答应了;明明很重要的事(比如龙和路飞的身份),特别心大的说了出来,吓到一群人后,后知后觉的说这个好像不能说,那就当我没说吧!任性至极,路飞的任性除了自家船员宠出来的,还有一部分绝对遗传于爷爷吧!


    这样一个老顽童般的老爷子,在得知自己孙子的死讯后,变得沉默寡言,却还是扛着自己的“责任”,挺直自己的脊梁,为天下的普通民众扛起一片天,不是行尸走肉但却胜似。


    幸好路飞未死,终究是让这位老人又一次“活了过来”。太太几个小小的细节描写,让卡普“从震惊到呆滞,到不可置信,再到确认,最后长舒一口气”的心里转变尽数显现。他的怒骂,不过是太过高兴的别扭,后面高兴的卡普不能和别人言说,他就蹦下台去“欺负”新兵,“颐指气使”的老领导当真可爱的很。“祸害”完新兵,又去祸害老友战国的仙贝。最终,所有的心酸、高兴与之前未能言说的伤心,都随着泪水流走。

    

    还有达旦,这个“凶悍”的女人,虽然总是说着路飞与艾斯是恶魔的“孩子”,总是说着难听的话,说自己不干了,却在艾斯他们被海贼攻击时,奋不顾身地冲了出去;她会在艾斯冲动之前拦住他,告诉他杀死萨博的不是谁谁谁,而是这个世界;她不去送艾斯与路飞出海,却被艾斯与路飞的简单的感谢,一下子泪如泉涌......


    达旦在得知艾斯死讯后的质问、以及这次对待卡普的冷淡,她终究只是这两个臭小鬼的养母,虽说没有血缘关系,但达旦是真心把他们看做自己的孩子的,她做不到,也没有那么高的思想觉悟,她之所想,她之所望,不过艾斯与路飞能够自由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她终究没法像卡普那样,她不是个高尚的人。她,只是,也仅仅只是一位母亲而已!


    最后,当世界知道那个喜欢乱来,令人头疼、却又深受鱼人岛、德勒斯罗萨等人喜爱的草帽小子——路飞并没有死亡,这个世界将掀起怎样的狂潮呢?这样的世界将会走向哪里?期待大大的后文!





    PS:希望太太可以注意身体,不要太肝了哈

           我效率太低了,从下午四五点搞到现在,后面几篇的也会慢慢补上来的

           真的是非常喜欢太太的细节描写,以及对人物性格的描写

    


我被我喜欢的太太评论啦啊啊啊啊啊!!!!!!还是长评啊啊!!!!!要不是小区还没解禁,我分分钟冲去操场跑它个二十几圈啊啊啊啊啊!!!!我好开心啊啊!!!!我后面一定会继续认真写长评的啊!!!!万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